「不让他们当小朋友,要他们当写字机器人」

作者: 时间:2020-06-11B爱生活917人已围观

「不让他们当小朋友,要他们当写字机器人」

不让孩子当小朋友,要他们当写字机器人。

「既然你如此担心孩子的学习跟不上其他同侪,当初为何要让孩子读那一种没有教写字,也没有背注音符号的幼儿园?」

面对我如此直白的提问,文文的母亲一开始有些惊讶。

接着,她停顿了一会儿,然后含泪告诉我:「因为我想要给她一个快乐的童年。」

面对文文母亲说出来的答案。我盯着她看,足足有一世纪之久。

在盯着文文母亲看的同时,原本快到嘴边的一些话,我嚥一嚥口水,把那些话给吞下。

那一些被我吞下的话是:「你不知道吗?在今日的台湾,要小孩有快乐童年,大人和小孩都要付出代价的。如果付不出代价,就千万别尝试。」

我儿子刚读小一时,也是历经了震撼教育。

因为儿子读的是有一片大草原,有许多小动物,有沙坑可以玩沙,有地洞可以钻,甚至有桑葚树结果实,随时可以摘来吃的幼儿园。

在那一所幼儿园里,玩耍和双手操作是他们的主要课程。更多的时刻,幼儿园是让孩子把鞋、袜脱了,就在草原上奔跑。当夏天天气热时,老师甚至会拿着大水管喷水,把小朋友们喷得全身清凉、爽快……

这样读幼儿园,等到儿子上小学时,自然如同一只误闯丛林的小白兔,被杀戮得皮绽肉开。

当母亲的人在一旁看着。如果不会手心冒汗、胆战心惊,那必定是天赋异稟之能人。

要快乐的童年,同时就得接受不快乐的学业成绩。

大人如果无法忍受这样的成绩表现。那幺,宁可不要冒险奢求快乐的童年。

「我以为你既然刻意要让孩子读这一所幼儿园,那幺,应该早就做好心理準备。当你的孩子要上小学一年级时,会需要一段很长的适应期。尤其是国语和数学,通常会落后其他的小朋友一大截。」

结果妈妈回答我:「有啊。我有先做好心理準备了。只是当我收到这张考三十二分的考卷时,我还是被吓到了。这也太离谱了吧。」

「显然你以为你心理準备好了,但是,事先没有打听清楚,要準备到什幺程度。就像防颱準备,你以为只有轻度颱风,结果来了强烈颱风,是这样吗?请问你做了什幺準备呢?」

妈妈沉默不语。

「你知道小学和文文读的幼儿园差距有多大吗?」

本来问妈妈的话,文文倒是抢着回答了。

「小学有钟声,幼儿园没有。钟声响了,不可以再玩,要赶快坐好。」

我和妈妈都被文文纯真而切实的回答给惹笑了。

是的,我脑袋里想到了许许多多这一类的幼儿园和小学的差别,可是就是没有想到「钟声」。

是否我们太习以为常,以至于完全忽视钟声对上学行为的约束?

学校有太多的设计,是基于方便管理,是基于对团体的统一规範。在这一些设计中,不会考虑个人。所谓的个人特质,更是不容许出现。

但是,对于从自由自在,讲求顺性发展的幼儿园中萌芽的孩子,所有这些刻意的约束设计,他们都得被迫驯服,然后削履切足来适应。

「妈妈,你知道其他看起来读小学,读得如鱼得水,完全跟得上老师进度,表现得人人夸讚的小朋友,幼儿园是怎幺过的吗?」

我想要让文文的母亲了解「吃得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」的金科玉律,是从幼儿园便适用了。

「文文读幼儿园的时候,回家都在做什幺?」

「玩啊。她会到中庭骑脚踏车,或在家玩玩具。她最喜欢玩小布偶了,她还会自己编剧,经常双手各拿一只不同的小动物布偶,然后走来走去。这样,她也开心。有时候,她会像角色扮演一般,自己一个人当妈妈,又当小孩,或假装自己是小狗,很自得其乐。」

「恭喜文文。看起来,她在六岁之前,真的像个孩子一般欢度童年。但是,那些在小学适应良好的孩子,可没有这幺幸运喔。他们像是提早入学的孩子,从读幼儿园开始,有的从中班,有的更歹命的,从小班便开始了。他们有课表,而课表的内容,可不是什幺『角落时间』、『户外活动』,而是数学、语文、英语、社会、艺术……

「我有一名读中班的小病人,因为罹患急性扁桃腺炎,我要她在家休息三天,等烧退了,再上学。结果,才第三天,幼儿园老师就打电话来了,说担心孩子再不来上课,会跟不上进度。我当年读幼稚园时,因为长麻疹,在家玩了一个月,都没有跟不跟得上进度的问题啊。」

「我以为幼儿园就是小朋友去做做美劳,听老师说说故事,唱唱歌跳跳舞演演戏。没想到幼儿园也有进度?」

这一位母亲显然长年沉潜在「快乐童年」的同温层里,不知道真实世界,已到险恶的「类虐童」境界。

「那些幼儿园不只已经按表操课,小朋友也早就习惯了钟声。制约机制早已内化为反射行为。他们每天回家还有作业。作业不是开玩笑的画一张图、读一本绘本,而是完全『小学化』的作业。

「例如:注音符号抄一遍、A、B、C、D写一轮、数学评量写一张……当文文现在每天与ㄅ、ㄆ、ㄇ、ㄈ奋战时,你要知道有一些同学,而且可能不是少数,早已练习这些迟早会的东西一年多了。

「他们对拼音非常熟稔,甚至连国字也已开始书写。别人已经操练了一年,甚至两年,文文才学了一个月,因此落后一大截。你觉得纳闷吗?需要担忧吗?我们也知道,学习这些东西,并不困难。假以时日,孩子总会慢慢跟上。所谓『不要输在起跑点』,只是揠苗助长的伪装说词。孩子的学习,不急在年幼时,而是要看远。」

我相信文文的母亲其实了然于胸,应该是有其他的顾虑,尤其周遭的眼光和闲言闲语,确实足以令人食不下嚥,睡不入眠。

她说:「我们并非在意她的成绩,只是担心她考试老是垫底,会伤了她的自信心。」

唉,讽刺的是,伤害孩子的自信心,好像是我们的教育做得最成功的一件事。

「文文是幸运的。她到了小学才开始被填鸭。你知道吗?许多孩子在幼儿园时,就已经有月考、期末考了。他们从四、五岁,便开始体会考试分数带来的后续效应。考高分,老师和父母恩赐奖励和掌声。相反的,考差了时,大人给臭脸、责备和惩罚。在他们还来不及知道考试的本意时,便被分数给绑架了。

「我们可以告诉文文,考试的本意只是要知道学生懂了多少,还有哪一些内容是自己不会的。就算不会,原因有很多。可能是老师教太快,也可能是教法,学生听不懂,还有一种可能是:孩子不觉得考试需要严肃以对。」

这是大人和小孩的极大差异。

大人在乎结果的分数高低,小孩却在乎过程的趣味性多寡。

「让文文知道,考试只是要了解她学会了多少,请跟她强调她已经会的。如果还有一些不会的内容,那幺,我们再补强就好。

「告诉文

说其他同学很可怜,文文在一旁听了,笑了。

妈妈犹豫地说:「这样说别的小朋友,好吗?」

我只好回答:「不然,只好说那些小朋友的父母很残忍。孩子还那幺小,都不让他们玩,就把他们送去一直写字。不让他们当小朋友,要他们当写字机器人。」

妈妈瞪大眼看着我。

我正眼回应她:「我不是开玩笑,我是说真的。」

相关文章